創作家沒有題材枯竭

微信編輯器


  和王麗萍聊天的質量是根據被她打斷的次數來判斷的,聽到能觸動她的話,她會說“這個好啊,我要記下來當臺詞。可以給我用嗎?”和一位日本廚師聊天,對方講做鰻魚的名言:穿竹簽要三年,刨鰻魚要八年,烤鰻魚要一輩子。她記下來。

?

劇本寫作技巧


  和閨蜜聊感情,對方說“戀愛的人都有病”,她也記下來。以前在小本上手寫,現在在手機用壹寫作的靈感記錄著,寫劇本的時候,就用到這些靈感了,壹寫作里的劇本寫作非常好“臺詞是人說的話,要生動,要源于生活,不能太擰巴,當我決定記下來,那這句話一定足以讓我激動。隨時記錄,這是一個編劇的基本功課。”

?

  《媳婦的美好時代》有一幕,海清飾演的毛豆豆怎么都沒法讓婆婆喜歡,婆婆來她家,她端上一盤菜,有蝦有魚,指望著討婆婆歡心。婆婆一看,撂了句:“我現在不吃帶眼睛的東西,魚和蝦都看著我呢,你什么意思?”臺詞原型是現實中有一個人說自己只吃帶腿的,不吃帶眼睛的。“魚和蝦是有眼睛的,放對白里這么一帶,人物矛盾就出來了,話也有趣。”

?

  “有趣”是王麗萍作品的另一特點,她自認擅長喜劇創作,以溫暖打底的喜劇強調樂觀,而非有一個悲劇的內核。這部分自信在寫劇本之初就已建立。

?

  1995年,《兒女情長》的導演石曉華正在籌備一部中國版《成長的煩惱》的情景劇,正全國征尋編劇,每人負責幾集。公公魯彥周將王麗萍介紹過去,她開始了第一次劇本創作。

?

  情景劇計劃講述兩個大人三個小孩的故事,王麗萍一口氣寫了五集。有一集脫胎自她兒時夢游的經歷。夏天大家都在乘涼,她突然站起來往樓下走,嚇壞了一屋子人。夢游的孩子不能叫醒,只能慢慢引回去。好不容易回到了房間,家人哐當把門鎖上。“夢游這件事太好玩了,可以制造很多戲劇效果。”在劇本里,一個孩子夢游了,恰好撞見了遇上事兒的爸爸,爸爸以為自己的事情被孩子發現了,由此開始一連串誤會。

?

  征尋的編劇人數較多,大家寫好后撕掉首頁供導演盲選,王麗萍的五集都入選,還都放在前幾集,“從那時候起,我覺得自己有了一種能力,我可以寫喜劇。”

?

  這是王麗萍為數不多的動用自己的經歷,在接下來的創作中,素材都來自她對現實的記錄與采訪。

?

  王麗萍是社區藝術團名譽團長,還是社區義工,她的家庭是社區志愿者家庭,和社區老百姓交流成為她現實生活的一部分。她看著周圍的婦聯干部從戴著紅袖章的兇惡老太太變得大方時尚,個個會攝影、會做菜、愛鍛煉,還組隊參加旗袍比賽。生活的豐富性大大超過從前。

?

  她也經常去派出所和警察朋友聊天,聊一些過往的案子,聊警察的生活。一位警察朋友最大的愛好是看尸體,關在房子里,對著一具尸體就是大半天。好幾次都是這么發現線索,最后破了案。

?

  2002年,王麗萍開始參加相親節目《相約星期六》的錄制,擔任情感導師,每期節目四個小時,錄完她挨個采訪,記錄下這些人的年齡、職業、父母收入,“我要得出什么人在相親,什么人的爸爸媽媽會帶他們相親,這些年有什么變化。我要建立我的數據庫,作為現實主義題材的編劇,我也需要緊跟時代的變化。”做了十多年,相親的人從80后變成了90后,她明顯感受到新一代人更勇于表達自我。從前覺得相親對象不適合,最多含蓄地說一句“我們先從朋友做起吧”。現在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獨生子女一批批成年,媽寶男也多了,選來選去問他都是一句“我聽我媽媽的”。

?

  娶媳婦的見面禮也與時俱進了,以前見面送手鐲項鏈,現在見了面一把車鑰匙扔到準媳婦面前,“車在樓下,你的名字,可以直接開走。”

?

  “這些都是有趣的素材庫,當我想到一個題材的時候,這些東西都會冒出來,成為我靈感的一部分。就看看你怎么找到一個有力、有意思的切口,把它們自然地放進去,”王麗萍說,“對于一個創作家來講,沒有題材的枯竭,只有自己放棄和自己枯竭。


標簽: 


2012最新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