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疴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黑道大佬原x萬能醫生楚

有轉世設定

“只有強如你我,才能并立云巔。”

第1章





第1節 一 章前篇



這人的眼究竟是什么時候瞎的?

楚留香不太想追究這個問題。況且到了這個份上,追究這種問題又有什么用呢?

他本不想接下這次合作,甚至當原隨云找上他的時候,他還有些意外和震驚。

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第二重身份,養父死后,這個身份變得越來越模糊,直至將要從他的生活里消失——

在旁人看來,他不過是個普通的外科醫生而已。

或許旁人知道他年輕有為,醫術高超,在一家大醫院拿著不錯的工資,或許知道他為人極具魅力,交友圈子廣泛而干凈,從內到外熟雞蛋剝了皮似的完美,等等等等,卻很少有人能了解到他的過去。

但是眼前這個人,為什么會知道這么多?

楚留香很少糾結,但原隨云實在是蹊蹺得嚇人。他看著原隨云拄著條總是虛晃著不知沾沒沾地的棍兒談笑風生,這本是象征殘疾的東西,在原隨云手中卻有如紳士的手杖。

饒是楚留香一直自詡風度過人,還是不得不承認原隨云這種云淡風輕的優雅,如同刻進骨子里一般,與生俱來,渾然天成。

但他總有時會覺得可惜,他也明白應當不止他一人覺得可惜。

……如果原隨云是個正常人,他能做到什么地步?

楚留香不敢再想下去了。

然而,不管怎樣糾結,他人現下正坐在原隨云的酒吧喝酒,目光所及兩米外便是那人游刃有余的身影……真是想逃都逃不掉。

楚留香嘆口氣,下意識搖晃手中的玻璃杯,杯中酒液已見了底,只剩下冰塊剩在杯底兀自化著。第二杯馬提尼了……果然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楚留香舔了舔唇,回味了下高等干馬提尼雞尾酒的橄欖芳香。

按道理,身為整日在手術臺前奔波的外科醫生,平日里是不該沾酒的。因為酒精會麻痹神經,從而影響手術精度。然而楚留香偏偏喜歡小酌幾杯怡情,再加上酒量極佳,美酒在前,說不動心,那絕對是假的。

只是他今天并沒有太多心思放在享受上罷了……

更何況處在別人的監視下,實在是不好受。從落座開始,楚留香就感覺有兩道目光緊緊盯住他,就像兩條無形的鎖鏈束縛著他的手腳。

是原隨云吩咐手下監視我……

楚留香低下頭眨了眨眼睛,纖長的睫毛在鼻梁上投下一小片淺淺的暗影。

他果然還是不信我。

身為曾經的警界第一人的養子,楚留香跟著養父從小訓練出了極其敏銳的洞察力。原隨云在做的勾當,他已察覺了七成,剩下那三成還在確認中。

原隨云……讓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楚留香皺眉,眼神頗 復雜地朝那人所在方向一瞥,看見那人披著柔順長發的背影在彩色霓燈下罩上一層迷幻光暈。他再次嘆了口氣,抽了兩張紅的壓在酒杯下面,站起來倒拎著外套準備離開。

……兩百塊也不知道夠不夠用……楚留香想。

算了……管它呢。

楚留香裝作沒有察覺般提腿往門外走,覺得不知什么時候那兩道目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背后傳來的森森涼意。

不過他也根本沒想著要避開原隨云的耳目悄悄離開。反正也避不開,那也沒有躲避的必要了。

原隨云聽完屬下的耳語,并沒有著急去攔楚留香的去路,而是把手中端著的酒杯里的酒一飲而盡,臉色不易察覺地沉了沉,然而繼續微笑著與眾人談風論月,話音優雅如初。
他從不愿意做別人身后的影子。
他的目的只是做一個籠,等著他的鳥兒自投羅網。
楚留香已經看見了玻璃門上反射的自己的影子,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他并不明白原隨云為什么沒有第一時間跟上來,因為他明白原隨云絕對不想讓他輕易離開。這個令人琢磨不透的目盲青年,究竟是為了什么偏偏對他如此執著?
楚留香覺得自己并沒有想明白這件事情。然而合作過后究竟是一別兩清再也不見還是原隨云伏法受誅,他心中已大概有了定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楚留香環視四周,確認了那股寒意的來源——

從酒吧四面墻壁上和壁紙圖案融為一體的小孔中伸出的小口徑步槍的槍口,正無一

閱讀全文


2012最新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