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封天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馮風雙親既故,叔嬸不留,收拾行囊準備去大城市修煉,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走南闖北,歷經多方,(撩妹無數,)最終成為一指封天的最強王者。

  

  馮風曰:“獨在江湖游走,攜一壺濁酒,我是撩妹小能手。”

一指封天封面

第1章 第一章



   ? ? 馮風的母親行將去世時,婁億城正煙柳朦朧,柳絮紛飛。她把馮風好生觀賞了一番,輕輕摩擦著馮風的手,已然沒有力氣去擦馮風的眼淚。
? ? ? ? “風兒啊,不哭啊,你也是個大孩子了。”馮母頓住,把頭別到一邊,努力將眼淚咽回眼眶里,才重新轉過頭看著馮風,扯出一個笑:“娘要去找爹爹了,都六年了,我怪想他的,你以后可要懂事,要堅強,要好好活著。我和你爹爹會在天上看著你的。”
? ? ? ? 馮風點點頭,哽咽道:“好……放心……”喉嚨像被堵死了,馮風說不出話來,只是一個勁兒掉眼淚。

? ? ? ? 在飄飛的柳絮中,馮母的手垂下了,馮風的心也死寂了。那滿城的飛絮,像極了送別的雪花。

? ? ? ? 馮家不是什么大戶,馮風一家與馮風父親馮闊的唯一兄長馮有道住在同一座房子里。這房子是馮風爺爺傳下來的。馮闊和馮有道成家后,馮家并無財力置房,分家也不好分,房子給誰都成了偏心,于是馮風爺爺干脆安排兩兄弟住一起,不分家,房子由兩兄弟共有。
? ? ? 這種情況在平民百姓間是比較尋常的,有些家庭到老了都還住在一起。而有些走運的,或兄或弟或姊或妹死得早,房子便成了他們的私有物。占有欲這東西,說來也有點意思,一旦擁有一個物品的時間長了,主人意識越重,就越不情愿分享。
? ? ? ? 馮風父親在馮風六歲時就發病死了,馮母積郁成疾,而今也撒手人寰,只剩下馮風一人孤零零地在這世上,舔舔這世事苦辣、人情薄涼。
? ? ? 馮闊去世后,馮有道一家面對馮風母子,大人之間礙于情面,又念著馮母能夠幫忙干活,倒也讓她們繼續住著,現在馮母又走了,留下馮風這個半勞動力。把他養大?想想就頭疼。
? ? ? ? 毫無疑問,馮風是個妥妥的拖油瓶,雖然馮風還是可以做些勞動,但孩子這種東西總是令人心煩的。
? ? ? ? 一日,馮有道夫婦支開獨女,把馮風叫到房里,靦腆地開口:“風兒,你母親走了,你別太難過……”
? ? ? ? 馮風看著他們那副別扭的樣子,覺得話外藏著什么,于是淡淡點點頭。
? ? ? ? “這……你看……我們家條件也不好,你秋雅妹妹還要讀書,我們……可能養活不了你們兩個……”馮有道的妻子李鳳蘭說完,像是輕松了很多,兩夫妻又一同別扭地望著他,像便秘一樣。
? ? ? ? 馮風心中冷笑了一下。失恃新傷還沒過,他們又來一臉歉意地撒把鹽,可真是貼心的好親人。
? ? ? ? “好的,那這幾天真是拖累你們了,不好意思。我收拾收拾就走。”馮風很識趣。他一臉淡然,還有與年紀不相符的冷漠。
? ? ? ? 馮有道臉色白了白,正要開口,馮風已經走出房門。
? ? ? ? 母親的骨灰最重要,其他的倒無所謂。馮風小心翼翼地將骨灰騰到一個小盒子里,細細地封好,又把封口處壓了壓,這才把盒子揣到衣服里。接著,又拿布衿胡亂地裹了些生活品,扛起就準備走人。
? ? ? ? 剛一轉身,馮風就看到馮有道走進房門,身后跟著李鳳蘭。馮有道拿過妻子手里的東西,是一些干糧和衣物,塞到馮風手里。“風兒,這點東西你拿著,也算我們盡點義氣了。”
? ? ? ? 馮風心中正受傷又窩火,他很想瀟灑地把他們的東西丟到地上,然后淡漠地走開,留給他們一個決絕的背影,以宣示他和他們的關系就此破滅。
? ? ? ? 但他還是選擇收著。雖然這口氣出不了,但久來想,干糧和衣物對他有用,不要白不要。自己的拒絕對他們來說意味不了什么,反而便宜了他們的干糧衣物。
? ? ? ? 馮風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邁開步子走出房門。走了幾步又停下,他知道此時這兩人一定正看著自己。
? ? ? ? “馮叔,”馮風沒回頭,背對著他們,“謝謝你的義氣。此后,我們恩斷義絕吧。”

? ? ? ? 婁億城內,飛絮如初。此后,便是他一個人的江湖。





第2章 第二章



婁億城要大不大,多處荒僻,富人幾乎沒有,

閱讀全文


2012最新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