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劍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

  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

  草色全經細雨濕,花枝欲動春風寒。

  世事浮云何足問,不如高臥且加餐。

按劍封面

第1卷 浮云蒼狗



  離宮散螢天似水,竹黃池冷芙蓉死。

  月綴金鋪光脈脈,涼苑虛庭空澹白。

  露花飛飛風草草,翠錦斕斑滿層道。

  雞人罷唱曉瓏璁,鴉啼金井下疏桐。



第1章 白榜高手



  北方小鎮外,初夏。

  兩個中年漢子挑著擔子自鎮上一路走來,停在路邊的酒肆旁。

  說是酒肆,不過是幾張破舊的桌椅和一口油乎乎的鍋灶,外加一面臟的幾乎看不清楚字跡的酒旗。

  這樣的地方當然不會有什么好吃食,不過像挑夫這種為生計奔忙的人,吃飽已是他們唯一的要求。

  那兩個挑夫來到酒肆內,將擔子放在地上,其中一個撩起滿是補丁的衣襟擦了擦額上的汗水對坐在灶邊的老婦道:“來兩碗面。”

  聽了挑夫的話,老婦沒有答話,只是看了看案板邊的老翁。

  老翁“嗯”了一聲,從手邊拿起一團面揉搓起來,片刻之后,兩碗熱騰騰的面已經擺在挑夫們的眼前。

  此刻已過正午,除了這兩個挑夫,酒肆里并沒有其他客人,那老婦一面洗碗一面打著哈欠,透出滿臉的倦意。

  她的頭發已經花白,腰已彎得直不起來,臉上的皮膚干枯得好像剝開的樹皮。

  兩個本該頤養天年的老人每天還在為了生活起早貪黑的操勞,這不能說不是一種悲哀。

  可惜人到了這個年紀除了認命似乎已沒有了別的出路。

  老翁這會兒正呆坐在路邊,用渾濁的眼睛看著路的盡頭。

  他并沒有太多的要求,只希望這一天多幾個客人,好讓自己的辛苦能夠換回幾個銅錢。

  那兩個挑夫已經狼吞虎咽的把面吃了精光,這會兒正伏在桌上,用斗笠遮住刺眼的陽光,看似已經睡著。

  這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對他們來說這個時候多休息一會兒就可以趁傍晚涼快時多趕幾里路。

  兩碗面的飯錢已經放在桌上,但老翁并沒有急著去收,因為他剛好看見一個人正從遠處走來。

  于是他立刻對那人喊道:“客官,過來歇歇腳吧!”

  喊聲沙啞無力,幸好此刻四下安靜得很。

  那遠來之人聽了老翁的招呼,舉目看了看酒肆中的幾個人,點了點頭,徑直走了過來,坐在遠離爐火的椅子上。

  這新來的客人年紀看去不到四十,穿著一身粗布衣裳,左手拎著一個長條布包,滿面灰塵,應是走了很遠的路。

  見這男子坐下,老翁連忙陪笑道:“客官,吃點兒什么吧!”

  那男子把布包放在桌上,按在手邊:“老人家,隨便來點吃的便可。”

  聽他這話,老翁搓著手上的面粉:“那我給您下碗面?”

  那人點了點頭:“也好,若是有酒便來一壺。”

  “好嘞!”老翁應了一聲,轉身走向案板,對瞌睡中的老婦道,“打壺酒。”

  老婦聞言打了個哈欠,緩緩起身自桌上拿出一個酒壺,弓著腰從地上的酒壇中舀了一壺酒,蹣跚端到男子的面前,把酒壺放在桌上,轉身又踱回到灶旁。

  她轉身的時候,眼角的余光有意無意地掃了一下那客人手掌下的布包。

  男子似乎并沒有注意到老婦眼中略有些奇怪的神色,只把酒壺放在嘴邊,輕輕聞了聞。

  酒當然不是好酒,甚至已經有些發酸,那男子卻像沒有聞到,舉起酒壺幾口吞下肚去。

  這時他的面已經煮好,老翁正端著大碗走向這邊。

  那男子手握酒壺,正想把它放在桌上,忽聽遠處傳來一慢兩快的“咚、咚咚”三聲。

  這本是三更的鼓點,怎會在大白天響起?何況此處又近乎荒郊野外,縱使夜里,也絕不會有更夫來打點。

  白天聽到這種聲音,任誰也會覺得奇怪,那男子自然也是一愣。

  不想就在他一愣之間,老翁手中的碗忽然像離弦的箭一般連湯帶面向他臉上射來,那老翁也在同一時間閃身欺上,雙手如鉤閃電般扣向男子的脈門。

  這老翁的動作并不花哨,但卻絕對實用,行家一眼便可看出這手鷹爪功夫縱然比不上淮西鷹爪王,卻也絕不會輸得太多。

  就在老翁動手的瞬間,本來伏在旁邊桌上的兩個挑夫也忽的自?

閱讀全文


2012最新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