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一個特定群體的人生信條,一段沾著鮮血的失落歷史。

江湖封面

第1章 旅人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季,12月份的黑龍江冷的讓人窒息,但在這特殊的時間點,再冷的天氣也不能凍結人們回家的熱情,正值春節前夕,火車站的候車室坐滿了人,在這個經濟并不發達的農業小鎮,農村人口比例極高,在那個年代,農村人口受教育的程度還不高,候車室的管理人員也不齊全,以至于候車室里干什么的都有,圍著暖氣取暖的,吃泡面的,抽煙的,盡管外面天寒地凍,但候車室的暖氣還是非常的熱乎,以至于很多人已經熱得只穿一件襯衣,一些農民工甚至直接脫了鞋坐在地上,擁擠的候車室充斥著食物的香氣、煙氣、汗臭味、腳臭味,混雜成了一股令常人難以忍受的詭異氣體,但這對于這些常年做著大量體力勞動的人來說,有一個歇腳的地方就已經非常不錯了,這些農民和工人來自天南海北,此時的他們正沉浸在即將返鄉的快樂中,很多互相之間不怎么熟絡的人也開始攀談起來,這些常年在東北生活的人們也受到了一些東北本地人的熏陶,很多人也養成了大嗓門的習慣,此時的候車室異常的喧鬧,以至于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那個坐在候車室最角落的男人。

  那男人身著一件黑色棉夾克,下身配著深藍色牛仔褲,留著一頭蓬松的偏分,黑的發亮,堅挺的鼻梁上面掛著一副那個年代經典的港式蛤蟆墨鏡,活脫脫一副《英雄本色》里的小馬哥造型,嘴里玩味的叼著一根細煙,這副造型在當時前衛的離譜,與候車室其他穿著臃腫的棉衣棉褲的農民工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盡管如此,他還是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不一會,火車進站了,男人將煙頭在鞋底蹭了蹭轉手便扔進了裝垃圾的大號白色油漆桶里,和人流一起擠上了火車,沒人會想到,這個看起來很瀟灑的男人在三天后會在黑道里引爆一顆核彈。

  火車的目的地是河北的石家莊,但這里卻并不是男人此行的終點,在火車到站后他便立刻轉乘汽車來到河北一個極不起眼的小鎮,邯鄲市的邯鄲縣,這里毗鄰河南,屬于河北省的最南端,由于京廣線的通入帶動沿岸經濟發展,本來落后的邯鄲縣也逐漸的發展起來了,雖然比不得一步登天的鄭州,但說一聲發展迅猛也不算夸張,就是這個普普通通的發展中小城,卻因為一個人的到來而變得不普通。

  北京大崔,一個常年隱居在承德以及唐山一帶的黑道大哥,此人原為邯鄲最大鋼鐵廠邯鋼的車間主任,后來為了保護自己的手下帶人和當地一伙流氓械斗,結果把對方的小頭目邢千里打成了二級殘疾,照理說流氓尋釁滋事,這不僅屬于正當防衛,甚至可以算個見義勇為,打擊黑惡勢力,但邢千里的姐夫王霄是邯鄲當時兩個最大黑道團伙的老大之一,硬是要廠子把所有參與打架的員工開除,否則就天天來找車間的麻煩,廠長也找人談了半天,最后邢千里的家屬也退了一步,不開除所有人,把那個帶頭的給我開了。大崔這人夠義氣,一聽說這事,還沒等廠長找他,直接就辭職不干了,廠長第二天找到大崔,在廠子附近的小吃部請大崔喝了頓酒,他也知道這事根本不怨大崔,心里也有點過意不去,特意給大崔多開了兩個月的工資,大崔沒說什么,喝完酒給廠長鞠了個躬,頭也沒回的走了。

  大崔在家呆了幾個月,開過小賣部,經營過小吃攤,但總是被那群流氓騷擾,最后什么都開不下去,于是整天借酒消愁,每天喝的迷迷楞楞,后來又染上了賭癮,最后把家當輸的一干二凈,老婆也和別人跑了,后來大崔把房子賣給了鄰居,拿到錢后,他眼睛通紅的對鄰居說:“再讓我住最后一宿。”鄰居看他的樣子也挺可憐的,就答應他了,那天晚上大崔拿著錢買了兩斤驢肉,一兜火燒和幾斤白酒,準備吃完最后一頓上吊自殺,正當他往房頂上的方子上掛繩子時,他家的門被一腳踹開了,沖進來一個清秀的小伙子,抱著大崔就開始哭,這人叫車南,大崔當年就是為了保護他才搖人跟那群流氓打起來,大崔走了之后,他沒多久也不干了,但他一直不敢面對大崔,但一直想著為大崔報仇,于是加入了歷來和王霄有沖突的鐵路幫臧天生手下。

  ?

閱讀全文


2012最新真人游戏